2013年3月7日 星期四

很靠近海

事過境遷了吧。我想。

台北還是冷。時晴時雨的。春天的木棉花都開了。那天騎車路徑大馬路旁,天氣極好,一陣風把罩著的帽子吹飛,很偶然才看見盛開的桃紅色木棉花。想起一位春天裏出生的朋友,急匆匆給她寄了卡片,順帶多買一張卡片。仿佛習慣似的,寫了零星幾字,這才想起些什麽。心情極失落,按照以往的方式,隨意挑了一趟捷運,坐著一直到終點站。那些過往時候的某個時刻,這趟車也曾經有你陪我的身影。我逃了那麼遠,一個人跑到台北來了。躲開家裡的紛擾,現實的壓力,還有不得不獨自一人面對的孤單。那段時日,唯有你始終追隨我。

如今,迎著地鐵站的風,我仿佛聽見了什麽,卻又聽不見什麽。

淡水飄雨。凍得人直發呆。記得那天在咖啡館裏,我和朋友喝著咖啡,在樓高的陽臺上,突然愣著了說,和你在一起那兩年,真像一場夢。好像睡了一場很長很長的眠,從沒這樣受寵這樣被捧在手心呵護過。那麼不踏實,又那麼美。

你我始終卻都是兩個世界。

你曾經說,你是屬於我的一片海。

我知道,我曾經很靠近海。

4 則留言:

Liam 提到...

空白格

阿涵 提到...

是陌生人

林韋地 提到...

是抛物線

阿肯 提到...

我曾經在海邊上學。後來才知道那樣的日子多爛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