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5日 星期四

診所與怪醫伯伯

今天真的是我過得最驚悚的一天。

一夜睡不安穩,凌晨三四點一直驚醒,最後在五點的時候被室友的夢話聲直接嚇到彈起來坐在床上,莫名其妙在睡夢中還扭到手腕。好不容易天亮了,頭痛得厲害,連班都沒辦法去上,唯有請假繼續昏頭大睡。渾渾噩噩了一整天下來,不知怎麼的,連牙齒都開始出現問題。牙齦腫漲得厲害,到傍晚時分已經是又酸又痛,只好在雨天騎很遠的車去看牙醫。

我原以為,這一天最糟糕就是如此。原來還不止.....

一連去了好幾家診所不是休息就是滿診,只好一直沿路找牙醫診所。診所就是這樣,只要開了一家,一條路上就會連開好幾家。好不容易看見一家營業的,卻在看不到大門的二樓,只好循著管理員伯伯的指示上去。一路走時已覺得害怕,樓梯陰暗不止,連診所大門也蜘蛛網滿布。

咬一咬牙,推開門,繞了幾圈,看見一個滿頭白髮的伯伯坐在那,周圍攤開著各種各樣版本,不同厚度的聖經。

我膽怯的笑了笑,把健保卡遞上去。趁著他在與突突突響的老舊電腦奮戰之時,我自顧自的東看西看。只見一件老舊氾黃的醫生袍丟在沙發角落,診所裡唯一一張躺椅看起來也歪歪斜斜快散架了似的,旁邊用來漱口的小盆子和水管用膠帶互相膠著著,搖搖欲墜。沿著櫃檯桌面,到處都是聖經,還有攤開的奇怪雜誌。後方的小房間陰暗異常,窗子被斑駁的竹簾遮擋著,透著點點霓虹燈光。其實整間診所也只開了一盞我正上方的小黃燈。就連消毒器皿也都鏽跡斑斑,刹那間我真以為那些是血跡。我握著筆的手已經沒辦法把資料好好寫完。

突然 “旁!!”的一聲巨響。

「我現在是哪裡有問題!」  怪醫伯伯拍響桌面。

可是我什麽話都沒說呀。

我可以一個人離家到處去,做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和很多奇奇怪怪的人交朋友。但我人生最怕三件事。

一是醫生。

二是烏漆麻黑陰暗佈滿蜘蛛絲的所在。

三就是宗教狂熱份子。

幹!竟然一天裏面全給我遇到了。

他那一掌差點沒把我的三魂七魄給拍散。當下我真的嚇死了。我怯怯的微笑,繼續低頭寫表格,當下冷汗直冒,那怪醫伯伯見我不看他,繼續怒瞪著我。就算我低著頭,都可以感受得到那陰冷的目光。

當下我心裡只在想,媽呀,我不會走不出去吧。暗自打量了一下,這裡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早知就不要看太多驚悚小說,那一刻腦海裡都是一些變態怪醫行兇的奇怪場面。

深吸一口氣,抬起頭。

「叔叔,我突然想起我還有一些事,我下次再來好了。」

怪醫伯伯聽到我的話,突然停下手邊的一切動作,雙手交握,直挺挺的坐著,用很陰冷的面容對著我,就這樣在我面前,和我僵持著。我暗自在心裡默默說,不准哭,哭了你就輸了。我保持我媽一貫要求我保持的禮貌,微笑堅持讓他把我的保健卡還給我。他停頓了一下,繼續把臉貼近電腦螢幕。

「你家裡電話號碼幾號?」

天啊!我到底應該怎麼辦。

人一怕起來,腦筋也會少三根。

「可是我沒有家裡電話啊。」我說。

“旁!!” 又是一掌拍在桌面上。

「你哪裡來的啊?原來你沒有家哦,你無家可歸哦。」怪醫伯伯面帶諷刺,語氣頗酸。

人一怕起來,腦筋何止少三根。

「我是馬來西亞人啊......」  略帶哭腔。誰來救我。

媽呀,我真的想回去馬來西亞了這次。

我盯著那張插在卡槽裡的健保卡,盤算應該丟下它跑掉,還是撲過去搶出來。正當我想要採取行動時,怪醫伯伯把卡拔出來,丟給我,又恢復那個雙手交握,直挺挺坐著,冷冰冰的姿勢。

我竟然還記得跟他鞠躬說「謝謝伯伯,對不起打擾你了,我改天再來。」才一溜煙沒命的跑了。

雖然現在安穩的坐在宿舍,但想來還是會怕。

我不過想要看個牙醫而已。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