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7日 星期二

The memory is cruel



感覺很難受。很壓抑。

我捂著胸口坐在桌前,嘗試讓我自己覺得輕鬆舒服一點。打開音樂,放開相冊,大口大口呼吸。我很用力拍著胸口,後來左右手交疊著很用力的捶。嘗試著把什麽給拍出來。好像是眼淚,又好像是呐喊聲。

照片里他雙腳微微打開,雙手交疊放在身前,硬挺的站著。嘴巴裂得很開,兩撇鬍子。笑得很爽朗。那姿勢並不嚴肅,整張畫面顯得很有活力。但和我想像的不一樣。我曾夢見他的大手掌,他粗壯的小腿,也曾夢見他雄壯的背影。

後來我終於看見他僅存的三張照片。

我覺得我長得更像別人。

或者是我希望我長得像別人。

這樣的夜晚很難熬。因為從今以後,每當我照鏡子,我都會想起他的臉。


1 則留言:

Liam 提到...

想起爸爸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