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30日 星期二

好哦

好哦。

前些天和高雄上來的E,還有H,躺在政大的跑道上對著星空喝啤酒。因為顧慮到E不勝酒力,另外我氣管炎整個月都不好,所以只是客氣的拿了兩罐根本就是汽水的果微醺,然後就在我和H一邊抬杠一邊罵幹的時候,E就默默的喝到掛了還吐。好哦,第一志願政大中文的E後來跑到西子灣看海對於政大的報復就是吐在它的地上草地上水溝裏吧。然後那個晚上坐在滿是風的走道上,E在我旁邊,兩眼沒有焦距全部都是傷心和難過。我伸過手把E靠在我肩上,說些不搭嘎比如你的嘔吐物都是義大利面耶之類的廢話。我當然懂人們爲什麽要互相關心,只是有時候很多事情,就好像在繁忙的台北搭捷運,伴著一股來風,不知誰的車廂,我們永遠沒有一個位置,就要一個人下車。當你想起什麽,轉身想要揮手時,車早已離站。好哦。

真的很快,快得措手不及。

當這一刻你是最憂傷的人,那一路走來哪天回頭,悲傷就會像瞬間離站的車一樣,讓自己以為自己其實一直都還在原地。

這更讓人難過不是嗎E。

想起那天寄了幾張明信片,其中一張寫著亂七八糟的話給H,一邊想他收到時忍不住罵幹的語氣就覺得很爽很犯賤。這一個月來每天都不知在追什麽。走出家裡,走進這裡。台北市忙到連天空都比其他什麽都還要忙。剛開始第一個星期有一次上完課後獨自一人走出文學院,就蹲在路旁打給媽媽胡言亂語說想轉系不想念了想回家等等等嚇死人的廢話。我媽很冷靜的說,那是你自己千辛萬苦要擠進去的校門,努力一年決定要念的東西,然後就拜拜掛電話。聽到我每天認真念書寫作業趕報告的H都忍不住說,阿涵終於要做認真的阿涵了。現在萬事ok了,我念歷史系開心得不得了。雖然偶爾我還是會懷念高中每天翹課遲到閑晃熬夜練樂團練到手快廢掉開音樂會到處比賽的日子。

我媽那天聽到我罵幹後說咦你換口頭禪了。

(媽!!幹不是口頭禪了哎喲)

這幾天和別人提起媽,才知道,我媽到底有多特別多好人。還有大家都說韋地很年輕我看起來很像學姐。我決定充滿怨念的不要告訴他。

好哦。

一個人生活好像很難,但不知不覺我們都做到了。

這就是我們一直想要的勇氣吧。



1 則留言:

Liam 提到...

读了有淡淡的伤感,不懂为什么。